彩八仙官网-彩八仙彩八仙官网

这件事情比我想象的还要复杂和电视里播放的那

  苏锐沉声说道:“山本组我是一定要灭掉的,但是你……”
 
    “我?”
 
    听到苏锐这样的犹豫,山本恭子真的不知道是该无奈还是该高兴。
 
    “我说过了,我是死是活,和你没有一点关系。”山本恭子的手扶上了苏锐的手臂,然后一路滑到了她自己的胸口。
 
    用力压着苏锐的手,她说道:“感觉如何?”
 
    “挺好的。”苏锐低头看了看,那雪白的山峰在自己的手中被压的已经变了形。
 
    “我保证,这是你最后一次摸到它了。”山本恭子说道。
 
    苏锐长长的叹了一口气。
 
    “今天,我没有被下药。”
 
    说着,山本恭子拉住苏锐的手,把他拽进了浴缸里面。
 
    ——————
 
    ps:感谢“我的祖国”大哥的捧场支持!已收到,特表感谢!
 
    这本书写了快两年了,经常有朋友给我留言说,感谢你的陪伴,其实,这何尝不是我想说的呢?我不知道此刻屏幕前有多少人在看这段话,但是我想真诚的说一句谢谢,谢谢你们的陪伴,在每个熬夜码字的夜晚。
 
    另外,还是要认真的求一下订阅,我希望能有更多的朋友支持-正-版,希望更多的朋友能来纵-横-中-文-网或者下载纵-横小说客户-端,订-阅-支持我,有更多的人看正-版,让这本书的成绩更好一些,我才能后顾无忧的写下去,所以,恳请目前正在看盗-版的朋友能够到纵-横,一个月只要几块钱,而我,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。(鉴于有些盗-版网站会把关键词屏蔽,所以我在这段话里加入了一些分隔符)
 
 第1243章 离间!
 
    山本恭子把苏锐拽进了浴缸里面,接下来所发生的的事情就已经是显而易见的了。
 
    这一次,军师并没有安排邵梓航给他们下毒,但是山本恭子却是疯狂的可怕。
 
    整整一夜,都是她在寻求着主动,似乎不把苏锐榨干不罢休的样子。
 
    没有什么能够阻挡山本恭子的疯狂。
 
    如果军师在这里,不知道他会不会认为,这就是他想要的结果。
 
    在军师看来,只要能够给太阳神殿和山本组之间的对决增加一点不可预测性,哪怕只是稍微一点而已,都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。
 
    从这一点来说,一切都是在按照军师的剧本来走。
 
    嘴上说着“下次见面,你死我活”,可是,真的到了下次见面的时候,哪怕山本恭子能够狠下心来,但是苏锐又能下的去手吗?
 
    这一夜的疯狂,注定会永远留在他们二人的记忆之中。
 
    心中那些复杂的情感,似乎远比军师之前准备的药更加的猛烈。
 
    这是一场告别之战。
 
    这艘船的终点是东洋。
 
    当鹦鹉螺号靠岸之后,苏锐就是主动的踏上了那个岛国了。
 
    到那个时候,究竟会发生什么事情,谁也预料不了。
 
    天亮了之后,山本恭子几乎力竭的躺在床上,而床单几乎被两个人的汗水湿透了。
 
    “你走吧。”山本恭子背对着苏锐说道。
 
    “嗯,再见。”苏锐深深的看了山本恭子一眼,便穿好衣服,转身离开。
 
    干脆利落。
 
    听着关门声,山本恭子连头都没有回一下。
 
    还有将近半个月的时间,双方就开始真正的刺刀见红了。
 
    她相信,苏锐不会选择在船靠岸之前就控制住自己,经过了这么多天的相处,山本恭子知道,他不是那样的人。
 
    但是,到了东洋的国境内,父亲山本太一郎会怎么对他?自己又会怎么对他?
 
    似乎这根本就是一件不需要选择的选择题,因为答案只有一个,那就是——你死我活。
 
    历史的大势从来都是诸多因素综合作用才形成,绝对不是一两个人就能够改变的,即便这一两个人已经站在了足够的高度上。
 
    山本恭子知道,等到船靠岸之后,她就要彻底变回以前的山本恭子,那个狠毒狠辣的美女蛇。
 
    有些东西是刻在骨子里面的,哪怕是暂时的改变,也终究无法彻底消散。
 
    苏锐回到了房间之后,冲了个澡,便倒在床上呼呼大睡起来,丝毫不管茵比还睡在旁边。
 
    “你这个混蛋,为什么这样占我的便宜?我还从来没有跟别的男人共处一床呢!”
 
    只是穿着睡裙的茵比被惊得从床上坐起来,她看着苏锐疲惫的样子,又嘲讽的说道:“昨天晚上是不是被你的小情人给榨干了?英雄救美,不错嘛。”
 
    “少废话。”
 
    苏锐转过脸去,背对着茵比,不一会儿,就已经发出了轻微的鼾声。
 
    他真的是太累了,身体被掏空了,精神更疲惫。
 
    茵比真的很想把对方给踹下去,但是看到苏锐已经睡着了,犹豫了一下,还是起了身。
 
    “图什么?何必呢?”
 
    她对着苏锐的背影叹了口气。
 
    似乎这种惆怅很少在茵比的身上出现。
 
    没想到,苏锐的鼾声竟然戛然而止,说道:“我是个随性的人,但不是个随便的人。”
 
    “你还不随便?不随便能和山本太一郎的小女儿搅合到一起去?你还准备给山本组当女婿啊?”茵比嘲讽的冷笑道:“不错,这是个好计策,可以从内部瓦解敌人,牺牲自己的美色,不错不错。”
 
    “这件事情是意外。”
 
    苏锐有气无力的说完,忽然翻身坐起来:“你怎么知道她是山本太一郎的小女儿?”
 
    茵比双手抱胸,某个位置的弧度更加的惊心动魄:“你以为呢?我能够知道你要来这艘船,还不知道这次旅行的女主角是谁吗?”
 
    苏锐皱了皱眉头:“这也是从比埃尔霍夫那里买来的消息?”
 
    “不,这也是我猜出来的,有什么意见吗?”茵比带着一丝得意:“本小姐就是这么的聪明绝顶。”
 
    “是的,你早晚会绝顶,绝的光光的。”
 
    苏锐说完,继续倒头便睡。
 
    茵比跺了跺脚,便转身走出去了。
 
    苏锐也没管这个女人,显然铁定是去赌场了。
 
    但是他并没有看到,茵比在走出房间之后,打了个电话。
 
    “这件事情比我想象的还要复杂,和电视里播放的那些狗血的青春剧相比,这剧情唯一差的就是打胎流产了。”茵比摇了摇头,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。
 
    听到电话那端又说了些什么,茵比收起了笑容,眉头轻轻的皱了皱:“这么做,会不会不大妥当?”
 
    电话那端似乎啰啰嗦嗦的说了很多,但是茵比仍旧说道:“我并不同意这样做,我很欣赏阿波罗这个人。”
 
    说完,她便挂断了电话,看向苏锐的房间,她的表情复杂。
 
    苏锐一觉睡到了下午,便来到了高里奇的房间门口。
 
    这个时候,高里奇正巧也把房门给打开了。
 
    当看到苏锐的时候,高里奇的面色陡然一变!
 
    在高里奇的心中,苏锐杀了曼科苏,就已经和他成了不死不休的敌人。
 
    而这艘鹦鹉螺号的安保人员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,自己已经去安保部抗议了,但是对方只说了一句一切都正在调查,其他的什么也没讲。在高里奇看来,这就是拖延战术了,等拖到了下船,这些人也用不着调查此案了。
 
    高里奇并不认为自己一定能够打得过那个年轻男人,最关键的是,那些药水已经全部丢失了,他已经超过三十个小时没有服药了。
 

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!